•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文化大觀
                《小花》:“那是青春吐芳華”
                發表時間:2022-09-09 來源:學習時報

                  在我對紅色經典電影的記憶中,《小花》是獨一無二的。它在我心中的地位,也是其他任何電影作品都無法取代的。它不僅體現了革命現實主義與革命浪漫主義相結合的時代特征,且更優美、更詩意,呈現出與大多數紅色經典作品不同的美學風格。當我們輕輕哼唱起“妹妹找哥淚花流”“世上有朵美麗的花,那是青春吐芳華”這些歌詞時,電影中的一幀幀鏡頭頓時變得鮮活起來,宛若就在眼前。

                 

                  一朵新穎別致的小花

                  電影《小花》取材于軍事題材小說《桐柏英雄》。由作家前涉于1972年創作的《桐柏英雄》,主要講述的是1947年我軍由戰略防御轉向戰略反攻這一歷史時期,在桐柏山區與國民黨反動派英勇奮戰的故事。小說結構龐大,盤根錯節,人物眾多。如何將這部小說改拍成電影呢?導演張錚等主創人員大膽創新,重塑敘事結構,將戰爭場面設為故事背景,將影片重點巧妙聚焦在兄妹親情上。通過對戰爭中人物個體命運的關注來歌頌革命戰爭,一改昔日軍事題材電影的“大場面”“大制作”“大英雄”的模式,其別具一格的敘事方法、創作表達和審美特質,極大地開拓了中國軍事題材電影的藝術空間?!缎』ā飞嫌澈?,觀眾反響空前,好評如潮。該片獲得了文化部1979年優秀影片獎,1980年在第3屆百花獎中獲得最佳音樂獎等四項大獎,《小花》成了中國電影的經典之作,成為報曉中國電影春天的一朵小花。

                  《小花》之所以能夠取得成功,緣于以下幾點:

                  一是于小說是取材而非改編。將小說文本改為電影文本,褪去以往戰爭英雄的鋼鐵外殼,專注于英雄血肉之軀的柔情與憂愁,突破人物塑造“高大全”“三突出”等整齊劃一的范式限制,從歌頌宏大的戰爭場面到關注人物個體的自身命運,更多地著力于對處在戰爭年代的“人”的觀照和關注。通過人性與人情,引入觀者對戰爭的思考、反思,替代直白、白描的戰事描寫,這成為影片的一大亮點,也是其之所以能夠成功的關鍵所在。

                  二是妙在“兩朵小花并蒂開”。影片巧妙設置了兩個女主人公,兩個人都是“小花”?!缎』ā返钠哂须p重指代作用,不僅指代電影中由陳沖扮演的趙小花,也指代電影中由劉曉慶扮演的何翠姑。借由“換子”的情節安排,兩個原本身份不同的女性獲得了同一的身份——“小花”,并對這一身份進行著不同側面的闡釋?!皟啥湫』ā睕]有親緣關系,卻因為戰爭年代的種種巧合有了勝似親緣的千絲萬縷的聯系。由兩個不同的人物塑造同一個形象,形成互文的表達效果。

                  三是以情感人,具有抒情詩般的清新風格?!缎』ā吩谒囆g上的顯著特點就是敢于寫人的情感,敢于以情感人。配合影片主題“兄妹情”,在烘托抒情氣氛的視聽手法上,亦是形式多樣,極大增強了藝術感染力。比如兩個“小花”踩水車談心、兄妹于青翠竹林中團圓見面、翠姑奄奄一息時波光粼粼的海面與陽光穿過樹葉的亮斑等,皆表現出強烈的抒情特征。部分情節的影像呈現更為詩意化,感人至深。比如何翠姑為救身負重傷的趙永生,艱難地抬著擔架走在崎嶇的山路上。她咬牙堅持一步一步跪著上山,膝蓋磨破,鮮血染紅了山道的石階。伴隨著《絨花》那極具浪漫與溫情的音律,畫面與音樂相互融合促進,形成了一種細膩含蓄的美感,贊頌了主人公崇高的思想、美好的心靈。

                  四是旋律優美的主題曲和插曲。由著名詞作者凱傳作詞、影視音樂作曲家王酩作曲的主題曲《妹妹找哥淚花流》和插曲《絨花》,以新的角度和形式表現影片的主題,格調清新、纏綿細膩,有著非凡的藝術表現力。如果說主題曲《妹妹找哥淚花流》像是一首委婉、纏綿的敘事詩,那么插曲《絨花》就是一首悠揚、動聽的贊美詩。它們推動了劇情發展,升華了主題內涵,給觀眾帶來了強烈的視聽合一的震撼,深為人們喜愛,傳唱至今。

                 

                  革命之情與親情:兩個“小花”的故事

                  對革命情感的歌頌與弘揚一直是新中國成立后戰爭電影的核心主題。電影《小花》在如何講好革命故事上確實是匠心獨運。不同于以往大多數戰爭主題的電影只是單一展現革命情感,《小花》是將親情巧妙融入于革命情感,使之增添溫情與人性色彩,使革命情感呈現為一種亦是親情更勝似親情的親密感情?!缎』ā返墓适落侁惥褪沁@樣設計的。

                  故事源于一個桐柏山區的趙姓窮苦人家。一日,因為生活困苦,夫婦二人不得已將尚處于襁褓中的女兒趙小花賣與他人。當晚,伐木工人何向東卻送來一個與小花同齡的女嬰,希望他們夫婦撫養。本處在賣女痛苦中的夫婦二人,當得知這個女嬰的父母是地下黨員,因戰斗需要只能將她寄養于老鄉家的情況,毅然同意。女嬰原名董紅果,小花父母思女心切,給紅果也改名為“小花”。趙家兒子趙永生一方面對收養的小花妹妹疼愛有加,另一方面將尋找親生妹妹小花的愿望深深埋于心底。何向東將董紅果送與趙家后,一直尋找被賣的趙小花。若干年后終于尋到,并將之贖出。因戰亂遷徙找不到趙家之人,故獨自將其撫養長大,改名為“何翠姑”。多年后,趙永生參軍奔赴戰場。小花失去哥哥音訊,在貧苦歲月中苦苦煎熬,“妹妹找哥淚花流”,找到哥哥就是她最大的愿望。一次偶然,尋兄無果的小花卻在部隊衛生隊遇到親生母親周醫生,她也在苦苦尋覓自己的女兒董紅果,但此時二人相見不相識,但冥冥中似乎相識的情愫使周醫生將小花認了干女兒。而此時真正的小花何翠姑,已經成長為游擊隊員,并在一次戰斗中救了身負重傷的趙永生,但她卻不知他就是自己的親哥哥,趙永生也不知道救了自己的這個游擊隊員正是他多年苦苦尋覓的親妹妹小花。在一次戰斗中,小花與哥哥重逢,兩朵小花也就此相遇成為無話不談的知心好友。翠姑偶然與養父何向東談起小花找哥哥,才得知自己被賣的身世,而趙永生就是自己的親哥哥。在后來的戰斗中,翠姑為了救小花而受重傷,永生和小花一起去醫院看望翠姑。在生命的最后時刻,翠姑終于與自己的親哥哥團聚,小花也和自己的親生父母相認。最后,被救的小花接過哥哥手中的槍,踏著烈士的足跡,開始了新的戰斗。

                  影片中,兩朵小花的命運推動著若干敘事線索交錯并進,父母與孩子離散、兄妹離散,兩個因戰爭而支離破碎骨肉分離的家庭之苦,因戰亂而更加凸顯的兄妹情、骨肉情,以及為革命戰爭前赴后繼的兩代人的火熱理想,躍然呈現在觀眾眼前。

                  用親情與人性的墨汁書寫革命之情的偉大,這是《小花》帶給時代的震撼。新中國成立后,我們以“革命現實主義與革命浪漫主義相結合”作為社會主義文學藝術的創作方法,要求文藝作品應將現實和理想、革命實踐和歷史趨向結合起來,塑造壯麗動人的藝術形象,熱情歌頌革命的新生事物,抨擊反動的腐朽事物。從“革命現實主義”的角度來說,影片不僅突出了趙永生三兄妹同國民黨軍官丁書恒之間尖銳的敵我沖突與矛盾,而且幾次再現敵我之間真實和殘酷的戰爭場景。與此同時,影片又具有“革命浪漫主義”的鮮明特征。無論是趙永生還是兩位“小花”,都在不斷的成長過程中被賦予了浪漫主義的革命情懷,成為當時銀幕上真善美的理想化身,使影片充分體現了革命現實題材“浪漫化”的美學追求。

                 

                  絨花!絨花!一路芬芳滿山崖

                  紅色經典作品是有著非常復雜的思想內涵和藝術特征的。一方面,我們要認識其主題內容與表現形式的豐富性、多樣性;另一方面,經典作品其中蘊含的精神內涵,仍是跨越時空最為閃光的力量?!缎』ā分兄魅斯砩纤w現出來的那種“浩氣長存宇宙間,耿耿赤心懸日月”的革命精神、犧牲精神,直到今天依然讓我們感動不已。當我們看到影片中共產黨員董向坤和周醫生因革命而別離自己襁褓中的女兒,永生娘不顧家境貧窮毅然收養了革命者的孩子董紅果,看到迎著陽光,頭上淌滿汗水、膝蓋被磨破浸透著血水、臉上卻洋溢著堅定信念的何翠姑,看到何翠姑為保護小花而身受重傷等場景時,聽到插曲“啊,絨花!絨花!一路芬芳滿山崖”時,淚水依然會潤濕我們的眼眶。

                  影片名稱最初并不叫《小花》而是叫《覓》。后來劇組主創人員征詢著名電影評論家鐘惦斐的意見,鐘老沉思良久,說“不如片名就叫《小花》吧,希望它是報曉中國電影春天的一朵‘小花’”?!睹妹谜腋鐪I花流》和《絨花》更是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的音樂經典。2017年底上映的《芳華》帶領觀眾又一次重溫《絨花》這首老歌,演唱者空靈的嗓音和飽滿的情感,再一次帶觀眾重回那些逝去的時光,體會上一代人在戰火、集體和紅色中所譜寫的“青春之歌”?!督q花》作為一種懷舊的契機,串聯起兩代人的“芳華”,在不同歷史語境之間傳達出當代中國的詩意與感動。

                  

                  〔作者:張軍,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文史部副主任〕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免费一级C片一真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