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文化大觀
                為人民服務的至樂——延安魯藝生活的故事
                發表時間:2022-09-09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開欄的話

                  紅色是血與火的顏色,象征著希望、熱烈、勇敢、創造、奮斗、犧牲等。紅色文化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在偉大斗爭中構建的文化。在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的各個階段,紅色文化就像熊熊燃燒的火炬,照亮人們的精神世界。從文學、戲劇、影視、音樂、美術、曲藝到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每個文藝領域的文藝工作者,都在實踐中自覺豐富著紅色文化的內涵。

                 

                  在黨的二十大即將召開之際,我們深情回顧紅色文化,拾取其中趣事,汲取文化自信,讓紅色文化薪火相傳,永遠閃耀光芒。

                  延安文藝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和建設下形成并發展的文藝,延安魯藝被稱為“新中國文藝的搖籃”。在七年半的辦學實踐中,延安魯藝培養了一千多名文藝人才,成為抗戰時期根據地建設的文化大軍。聲樂套曲《黃河大合唱》、歌劇《白毛女》、魯藝秧歌、民族化木刻、新年畫、街頭詩……魯藝師生創造了一系列輝映當時、傳之后世的經典文藝作品。

                  延安魯藝時期,物資貧乏,供給困難。學生吃大灶,飯菜好的時候是土豆、蘿卜、小米飯,差的時候只有黑豆面。大家常常不得不挖野菜、采樹葉,摻和玉米熬粥吃。華君武甚至曾將糨糊作夜宵。每月都有一兩次改善伙食,一般是吃面條。每聽到有面條吃的消息,學生們幾分鐘內便蜂擁而至。盛面條的桶端上來,人們便一擁而上,爭搶去撈。華君武看到這個場面,創作了漫畫《吃面條》。畫面上,學生們都端著特大號的缸子,探出筷子和勺子,一齊向面條桶“沖刺”,“熱汗與面條齊飛,缸子共眼睛一色”。有的學生有“飛毛腿”,腳不沾地。很多人爭搶面條,有的人手上、頭上、肩膀上、帽子上都掛著面條?!冻悦鏃l》在魯藝的墻報上發表后,學生們都覺得很有趣。雖然很多人都參與了搶面條,卻沒有因被諷刺而感到生氣。下次再吃面條時,大家都謙讓起來了。

                  在1939年的大生產運動中,魯藝的工作除了上山開荒外,還有紡線、種菜、養豬、磨豆腐等。文藝工作者不但完成了邊區政府交給的生產任務,而且實現了蔬菜完全自給。大家能常常吃到西紅柿拌辣椒、蔥拌豆腐等新鮮菜肴了,生活大為改善。

                  延安當時是歌詠之城,整個延河邊全是歌聲。羅工柳晚年深情回憶:“天不亮就起來了,整個延安,所有的人沒有不唱歌的,有抗大的,有陜公的,魯藝的,滿城都唱《延安頌》,……《延安頌》當時唱的那個氣氛,在延安那個氣氛是忘不了的?!卑5录印に怪Z感嘆,延安的人們洋溢著“不可征服的精神、力量和熱情”。歡樂、自由、信仰、工作、啟蒙、革命這些新文化運動以來中國左翼知識分子渴望的、吶喊的、追尋的、實踐的詞匯,在革命圣地的生活中都實現了。

                  魯藝的前四年,毛澤東常來給學員上課,講《論持久戰》《矛盾論》等。當時毛澤東身材較瘦,留著分頭,上課時穿著普通的灰布軍裝。課堂就在窯洞外面,擺一張桌子,后面立塊拼接的木板做黑板。毛澤東喜歡站著講,而且邊走邊講,手勢特別多。根據當時的照片和莎萊的回憶,毛澤東在魯藝上課時,常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前伸揮動,上半身前傾,轉一圈然后又叉上腰,哈哈大笑。(見《大魯藝·第二集 延河春曉》)朱德、劉少奇等也常來魯藝座談講課,賀龍等八路軍將領也常給魯藝師生做軍事報告。有這么多革命領導人親自授課,魯藝師生思想政治素質突飛猛進。

                  魯藝美術部教師大多是左翼美術運動的骨干成員,如馬達、沃渣、陳鐵耕、胡一川、江豐、蔡若虹、力群等。他們發現,工農兵不能理解人物為什么要畫成“陰陽臉”,畫面為什么總是黑乎乎的。

                  蔡若虹晚年回憶當年的情景:“‘你看看我的臉上,這半邊不是比那半邊亮一些嗎?那半邊不是比這半邊黑一些嗎?’‘我知道,我看得見?!疫@鼻子下面,我這下巴下面,不是黑糊糊的一片嗎?’‘我看得見?!菫樯段耶嫵鰜砟氵€說是陰陽臉呢?’‘看得見的,不一定都要畫出來嘛!’‘為啥不畫出來?’‘不好看,不美?!濒斔噹熒樟藗鹘y年畫和連環畫的形式,放棄了透視畫法,弱化光線明暗差別,使畫面明亮,給部分木刻上了顏色,更多描繪工農兵生活,突出人物正面形象,強化了正反面人物對比,用連環圖畫表現一個完整故事,制作了一批表現工農兵生產和斗爭的新年畫和新連環畫,廣受歡迎。

                  在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指引下,魯藝師生紛紛走出知識分子的“小魯藝”,走向工農兵社會生活的“大魯藝”,文藝工作者深切認識到工農兵的真實生活狀態,為創作出為工農兵喜聞樂見的藝術作品奠定了生活基礎。

                  1944年,魯藝雕塑工作者重點開展泥娃娃的創制工作,把民間泥塑向高、精、尖發展。泥娃娃縮小到一寸,用薄紙片包裹裱糊兩三層,上色過桐油后全身閃閃發亮。泥娃娃藝術上高度夸張而又不失真實,洋溢著生活氣息,色彩明快,大受群眾歡迎。

                  在魯藝禮堂舉辦的泥娃娃展覽會上,一位老鄉要求用兩斗小米換一個泥娃娃。當時的兩斗小米是六十斤,夠一個小孩吃兩個月。農民愿意拿小孩兩個月的口糧交換魯藝的泥娃娃,可見對泥娃娃的喜愛之深。還有村干部托貨郎擔子傳口信,請魯藝人去開泥娃娃展覽會。

                  1944年,賈懷濟、平凡、劉漠冰和陳叔亮在三邊地區工作,將魯藝曾經的拉洋片發展為新洋片。拉洋片民間稱“土電影”,清末流行于北方的農村,主要道具是一只匣子,匣子里裝有一系列畫片和伴奏用的板子。主演員唱詞,副演員邊伴奏邊根據唱詞的順序陸續拉出畫片給人看。新洋片表現的都是農民熟悉且感興趣的抗戰和邊區建設的故事和人物;形式上有兩名演員邊唱邊表演,第三人伴奏和換片;新洋片多數為套色木刻,甚至有油畫,農民從未見過這么鮮亮的色彩,大受震撼。四人寫文章總結道:“洋片的觀眾,每天總是像潮水一般熱鬧。其中有的是重復看過很多次而還覺得戀戀不舍的觀眾。六十多歲的老漢馬德青,就是這樣的觀眾之一?!媸敲赖锰?!咱老漢一滿解得開。咱共產黨就是個主,老百姓有了主,就有了領路人。要是大家都把這洋片上的道理傳染開了,啥事也能干成……’這就是馬老漢在看完洋片后所發的評論。而有些農民,則認為比看戲‘更有意思’?!?/p>

                  1945年8月10日,日本向盟國發出乞降照會。晚上,消息在延安傳遍。衣衫破爛的王大化沖到凌子風的窯洞里,一把把他的上衣扯開,緊緊抱住了他,胸膛緊貼,聲音激動,淚如泉涌:“哥,日本投降啦!”此時魯藝校園里到處是狂歡的人群,魯藝已被舞動的火把發出的光和熱所覆蓋。凌子風迅速拽出棉被的棉絮,纏在木棍上點燃,二人一起跑出窯洞,加入山下的狂歡隊伍。蔡亮1959年創作的油畫《延安火炬》,生動再現了延安軍民慶??箲饎倮目駳g場面。

                  延安魯藝的師生基本都是20世紀第一個十年末期到二十年代初生人,在魯藝期間都是二三十歲的年齡。他們吃了很多苦,但很多魯藝人都高壽,不少人在耄耋之年依然思維清晰身體康健,甚至還能進行藝術創作,令人稱奇贊嘆。賀敬之稱:“延安決定了我的一生,延安是我的真正的生命的開始?!边@幾乎適用于所有魯藝人。青春年少時魯藝給了他們寶貴的啟蒙與難得的歷練,人到中年時延安精神與魯藝傳統是他們的人生宗旨和藝術本根,夕陽紅時魯藝又給了他們美好的回憶。如今我們讀他們的故事,想他們之所想,愛他們之所愛,依然能被魯藝傳統所深深感染,充分感受到他們為人民服務的“至樂”。

                 

                  《光明日報》 2022年09月09日 (作者:黃天靈 閔靖陽,黃天靈系南通大學藝術學院院長助理,閔靖陽系南通大學中國紅色美術研究中心主任)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免费一级C片一真人视频